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www/wwwroot/news.quezx.cn/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74
「乘风破浪」相关文章列表
IMG_257

女性30岁是一道坎?洒脱的荷兰女性选择乘风破浪

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在今年盛夏大火,在“浪姐们”本身多姿多彩可看可议的同时,另一个让此节目火爆的原因是——这是中国第一个专为30岁及以上女艺人提供舞台的综艺节目。而演艺圈里的年龄歧视(ageism)并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近些年来在奥斯卡、艾美和格莱美的评奖上有关年龄歧视的质疑声络绎不绝。比如,不少年长的好莱坞女演员说缺乏适合她们的剧本,即使有相关剧本,她们能扮演的角色也往往是配角,并且经常被脸谱化。为此,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和妮可·基德曼特别为一个40岁及以上的女性写作俱乐部背书,以此来推动好莱坞以中年或老年女性为主角的高质量的剧本占比。 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在今年夏天大火,图/荷兰在线 放眼演艺圈之外更广阔的职场,尽管年龄歧视不如在演艺圈里那么赤裸裸,但是也普遍存在。即使在平权方面走在比较前面的荷兰,年龄歧视仍旧是个潜在问题。荷兰在2004年就出台了劳动市场年龄平等对待法,但是职场上隐形的年龄歧视仍无处不在,对于女性来说尤甚。 洒脱的30岁 据荷兰在线了解,与中国的情况不同,荷兰没有“女人30岁是一坎”之说。相比中国人喜爱的 “少女感”,荷兰人无论男女普遍更喜欢“熟女感”。健康的外表、成熟的头脑、独立的个性,加上一点幽默感是主流审美,而30岁正是符合荷兰主流审美的黄金年龄。 一个30岁的荷兰女性是什么样子的呢?首先,她没有结婚的几率非常大。荷兰女性初婚的平均年龄约在32岁。 2018年荷兰及欧洲女性初婚平均年龄(来源:欧洲统计局) 并且步入结婚殿堂的女性在逐年递减。她有可能单身,或者与另一半登记为同居或伴侣——这些方式都受到荷兰法律的认可和保护,她完全不需要靠婚姻来保障自身权益。 荷兰女性初次婚姻人数和年龄段(来源:荷兰中央统计局) 另外,她有一半以上的可能性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并且还可能拿到了硕士学位。在学习期间她可能实习过或去国外交换过,或者还渡过了个难忘的间隔年(gap year)。 2018年荷兰男女性取得高等教育学历年龄(来源:荷兰中央统计局) 因此,30岁的她才开始工作没有多少年,还处于事业起步不久后的飞奔阶段。她轻松洒脱地生活着,不用担心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更没有人会跟她说30岁就要老了或已经剩了。 尴尬的35岁 然而,对荷兰的职场女性来说,洒脱的日子并不长。据荷兰在线消息,荷兰女性普遍反应35岁是个尴尬的年龄,因为这时正值女性生育窗口的晚期,想要孩子必须抓紧时间生育,因此不得不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出权衡取舍。 不像中国家庭里有老年人愿意帮助带孩子,在荷兰很少有长辈愿意全职带孙辈。而且,荷兰的托儿费用昂贵,一个中等职位的公司雇员每月工资的一大半都要交给托儿所。幸运的是,在荷兰有半职工作的机会,每周工作两至三天,既能降低托儿费用也能增加亲子时间,因此成为许多生育后女性的首选。 一些荷兰女性考虑半职工作的机会,图/pexels图库授权使用 可是,一个硬币有两面。半职工作能让女性平衡家庭和工作,却也变相剥夺了她们晋升的机会,因为很少有重要的岗位会考虑半职员工,尤其是中层管理或以上的职位。况且,如果不是天天在办公室里混脸熟搞关系,日子久了就会脱离“核心政治”,小道消息听不到了,机会来了抓不住了。 虽然半职工作对男女都开放,但是相较妈妈们,荷兰的爸爸们选择半职的比例要小很多。结果,工作十年左右后,男女的收入和职位差距迅速扩大,女性纷纷遇到了玻璃天花板。 2019年经合组织女性职场环境评级(来源:经济学人) 为了改善女性职场环境,提高管理层——尤其是高管层——的女性数量,荷兰政府和雇主这些年在做各种努力,比如优先考虑女性候选人以及配额制度等。一些有魄力的女性抓住风口,生育和事业两不误,生下孩子后请人带,自己在职场拼搏。 她们把托儿费用看作事业投资,只要事业发展顺利,很快这笔投资就能见到收益。这也是成功女性创业者的模式:她们并不牺牲组建家庭和生育的权利,而是靠事业来养育家庭。在荷兰,女性高管和创业家中有两三个孩子的并不少见,个别的甚至有四五个孩子,她们基本都有全职住家保姆,孩子多的则有两个全职保姆。 女性高管和创业家基本都有全职住家保姆,图/pexels图库授权使用 危险的45岁 然而,这些成功女性只是少数。大部分荷兰女性在养儿育女后仍选择了做半职。随着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在一波波的裁员潮中首先受到冲击的就包括年长员工,因为他们底薪高又被认为缺乏可塑性。 当一个50岁及以上的人失业后,在任何社会都很难再找到满意的工作。对女性来说,这个分界岭从45岁就显现了,而这个年龄正是很多妈妈们重返职场的时候。欧盟委员会的网站显示,荷兰法定领取退休金的年龄最低为67岁零3个月(并根据个人预期寿命决定),如果一个人45岁就失业了,意味着将来20多年的生活会有很大的不稳定性。 许多45岁及以上的荷兰女性选择了自雇,图/pexels图库授权使用 为了解决这一棘手问题,荷兰政府专为50岁及以上的失业人群设立了额外的失业救济金,并为他们提供各种就业指导和培训。然而,这些政策并不能解决中年女性面临的困境,除了受惠人的年龄要求偏高外,政策目的是帮助再就业,并非发展事业。因此,许多45岁及以上的荷兰女性选择了自雇,在谋生的同时追求自我实现,并以灵活的工作时间来兼顾家庭。 但是在自雇大军中,女性的平均收入比男性要低32%,相比职场中13%的差距更加触目惊心。并且自雇人员的年龄越大,男女收入的差别也就越大,跟职场的趋势一致。 2019年荷兰自雇人员男女性收入差百分比(来源:经合组织) 女性不能只靠自我奋斗 到了45岁,荷兰女性的生活也形成了强烈反差。少数早年选择了在事业上向前奔的人,如今可能已做到高管或成为了创业家,而大部分希望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女性则可能面临着玻璃天花板或正在担心失业 。 荷兰女性总体是幸运的:她们不必面对一个断崖式的年龄歧视,社会也没有给她们施加压力,相反职场政策似乎都在表明女性正在获得更多的机会。 2008年,荷兰政府出台了一项多样性协议(diversity charter),其中一个目标便是促进更多女性参与公司决策,包括BAM、Essent、喜力、史基浦、大学和医院在内的275家公司均签署了该协议。在2013年,为让更多女性能进入管理委员会和董事会,荷兰政府设定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女性高管必须至少占据30%”的配额。根据政府机构人才到顶(TndT)2019年的数据,在签署了协议的公司中,近60%的公司都有更多女性担任高层职位。 然而,性别平权并不等同年龄平权。职场中的年龄歧视仍无处不在,而且阶段性地贯穿女性一生。 荷兰女性固然有成功的榜样,但是我们不能要求每个女性都成为拿得起放得下、有魄力有野心的强人。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给每个人提供适合她的机会,而非迫使她在两难选择中做出一个,并承担后续的遗憾的损失。 TEDxAmsterdamWomen,图/TEDxAmsterdamWomen 公共领域协议 因此,对荷兰女性来说,更重要的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团结起来,积极地为群体的诉求发声,通过逐步改变育儿政策和职场环境来为自己谋求更广阔的空间。这跟“浪姐”一样,更重要的不是竞争谁比谁更美、更有实力和观众缘,而是借此机会发声:30岁以上的女性也能乘风破浪!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