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再燃“次生灾害”——性别暴力

对于常规性的灾难,人们往往有所了解和准备,但其引起的次生灾害有时会让人措手不及。性别暴力正是新冠疫情下再度浮出水面的“次生灾害”。“我们在过去25年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可能在一年之内失去。”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Anita Bhatia如此感叹。作为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黑天鹅事件”,从2020年初持续至今的新冠疫情让性别平等议程的推进在2020年显得尤为艰难。

去年,许多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了家庭暴力和亲密伴侣暴力事件更为普遍的情况,增幅可达到25%-50%。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于4月表示,他已经注意到亲密伴侣暴力事件“在全球以可怕的速度激增”,并呼吁家庭暴力“停火”。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公布的信息,流行病往往会导致社会基础设施崩溃,使得社会中已经存在的弱点和冲突变得更加复杂,而性别暴力正是其中一个长久以来的“弱点”。

社交隔离是遏制疫情的必要措施,但家庭并不是对每个人来说都安全的地方。欧盟委员会打击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和家庭暴力问题专家组组长表示,对外出行动的限制为施虐者提供了额外的权力和控制,这包括一些受暴力侵害的妇女因为害怕传染而决定不外出寻求医疗救助,或者那些为受害妇女提供庇护所的公共设施不能确保场所的安全。

一边是性别暴力的增加,一边是寻求帮助的减少。疫情下的次生灾害缘何至此?而荷兰作为一个向来主张性别平等、开放包容的的国家又是如何动员全社会上下,积极响应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妇女署针对性别暴力的号召?

性别暴力:疫情再燃“次生灾害”

面对流行病,性别暴力事件的频率会增加,这种情况不仅限于新冠疫情的流行,“前车之鉴”比比皆是。比如,一些研究报告发现,在艾滋病病毒高度流行的国家,性别暴力事件更加普遍,丈夫因怀疑有婚外情而殴打妻子的情况有所增加。在西非埃博拉病毒爆发期间,由于无法逃脱施暴者,女性特别容易受到暴力侵害。此外,受害者们受到侵害的情况往往得不到承认,也无法及时得到照顾。

造成这种性别暴力案件增加的原因有很多。有学者认为经济依赖是家庭暴力的一个原因,流行病导致经济更加脆弱,失业率上升或失业风险增加。在隔离期间,越来越多之前从事非正规工作的妇女被解雇,导致她们在经济上依赖于男性,从而受到更大的影响。另有调查显示,从事远程办公的女性人数少于男性,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更多女性在家工作的同时需要照顾孩子,使得她们很难适应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只能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伴侣。这种日益增长的经济依赖不仅增加了她们遭受性别暴力的风险,而且也使她们很难离开施害者。

社交隔离的时候,人们的心理健康往往会受到影响。根据《中国关心下一代蓝皮书:中国关心下一代研究报告(2020)》,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心理热线持续工作,处理疫情期间未成年人的情绪、亲子关系、家庭教育、因疫情导致原有心理疾病加重或复发等问题。研究结果显示,新冠患者和普通公众的焦虑水平显著升高。这些心理健康问题可能会引发酗酒等行为,从而导致性别暴力事件的增加。根据美国《新闻周刊》4月的报道,3月起美国出现疫情大规模传播后,美国酒精饮料的消费量增长了55%。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焦虑、酗酒和伴侣之间长时间的相处,有可能引发性别暴力事件的增加。在澳大利亚的西澳州,州警察局副局长曾于4月披露,尽管新冠期间该州总体犯罪率下降超过30%,但家庭虐待率却上升了5%。澳大利亚一些慈善机构表示,将进一步关注施害者利用新冠疫情的错误信息从而进一步控制和虐待受害者的情况。而在英国,新冠期间慈善机构“家庭暴力避难所”网站记录到有关家庭虐待的热线电话同比增加了150%。

尽管总部位于德里的反家暴组织Jagori的求助电话数量在新冠爆发期间下降了50%,但这并不意味着情况乐观。该组织的主席Jaya Velankar表示,这更可能是因为受害者害怕在家里求助会被施害者发现。施害者更有可能通过限制受害者接触电话、互联网和其他人,也更容易实施控制。因此,即便当人们被隔离在家中时,仍需提供各类服务,以尽量减少暴力的风险。

新冠在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同时,女性面临性别暴力事件的风险却不断上升。比如《印度快报》的一篇文章指出,在孟买,绝大多数家庭中没有自来水;随着夏季气温的上升,人们在隔离期间花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并且为了避免传染,洗手次数更加频繁。因此居民需要更多的家庭用水,许多妇女遂而转向地下水黑市。女性排队买水的时间越来越长,她们常常在凌晨时分来到市场,在那里她们经常面临语言骚扰和性骚扰。

解决性暴力需体系联动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性暴力划分为普遍流行程度的公共卫生问题,全世界预计有35%的女性曾遭受身体暴力或性暴力。而在欧洲范围内,根据欧盟基本权利机构的普查,每三位欧盟女性中就有一位曾在15岁以后遭遇某种形式的肢体或性攻击。50%的欧盟女性遭遇过性骚扰,5%的欧盟女性遭遇过性侵,20%的欧盟女性有被跟踪的经历。

荷兰的数据也并不乐观,根据前述普查的结果,荷兰45%的15岁以上女性遭遇过暴力,26%的女性有被跟踪的经历。2010年到2012年,荷兰平均每10万人中有7.9人是性交易的受害者,是欧盟平均数值的4倍。但在过去10年里,荷兰逐渐建立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联动教育、预防、健康和社会援助、法律执行方面的专家,共同应对各种性别暴力。

2014年8月1日,《欧洲理事会防止和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和家庭暴力公约》生效,荷兰于2011年签署时即加入了该公约。这是欧洲首部专门打击对妇女暴力和家庭暴力的条约,公约提到对女性实施包括物理、性别、心理和经济上的家庭暴力,包括骚扰、跟踪、性侵犯、强制婚姻、实行生殖器切割等行为都将面临法律制裁。

在荷兰,即使是性别暴力中最为轻微的跟踪行为,也有具体的法律条文确保受害者的安全。早在2000年,荷兰就通过了反跟踪的法律,规定犯下跟踪罪的施害者将被处以最高三年监禁或第四类处罚。同时,法院可以实施接触禁令,禁止跟踪者以面对面、书面、电话、电子邮件或任何其他形式与受害者进行接触。另一个可以同时实施的选择是区域限制令,也就是不允许跟踪者进入受害者居住的街道,或在某个区域出现。而在更为极端的亲密伴侣暴力方面,受害者可以通过申请“紧急禁止令”(emergency barring order),禁止施暴者进入受害者家中,而违反该禁止令则将被定为刑事犯罪。

但也正如前文所说,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亲密伴侣暴力更难被曝光,线下的援助和教育也难以继续展开。面对这样特殊的情况,2020年的“消除性别暴力16日行动”主题为:点亮橙色:募资、响应、预防、收集(Orange the World: Fund, Respond, Prevent, Collect!)。荷兰政府也发起了一系列活动,用实际行动回应这一主题。

“你不是一个人”,以人为本提供切实保护

去年2月,阿姆斯特丹市长和议员发起了“You are not alone(你不孤单)”运动,旨在为受到线上线下性骚扰的女性提供援助。针对那些需要心理疏导的受害者,有专门的女性专家将与她们交谈,提供帮助和支持。阿姆斯特丹市现任市长Femke Halsema(也是阿姆斯特丹的首位女市长)号召阿姆斯特丹的每位女性能够随时随地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抚慰和支持,Halsema期望这项志愿活动能够逐步成形,它的口号是“每个阿姆斯特丹女孩旁边都有一个坚强的女人”。

同时,阿姆斯特丹市政府还将与司法和护理组织合作,提出一种综合的、以人为本的方法,帮助有复杂问题的和多次受害的女性。市长和市议员还承诺将尽最大努力确保有足够的庇护所给需要避难的女性,并将努力找出并解决可能阻碍援助进程的问题。

为了更好地从基层解决性别暴力问题,荷兰公共卫生部以药房作为根据地。去年5月1日起,荷兰境内的家庭暴力受害者可以使用暗号“面具19”(Mask 19),向药店寻求帮助。药剂师会说口罩暂时缺货,需要留下号码和地址,这样口罩才能送到。之后,药店会提醒当局或援助机构有人需要帮助。积极收集受害人的相关信息可以帮助相关机构更为积极地开展工作,也可以尽量避免受害者被施害者控制而无法接受帮助的情况。

荷兰政府表示,从2021年开始,还将向旨在解决家庭暴力和虐待儿童问题的项目追加5910万欧元。其中超过3850万元提供给“安全在家(Veilig Thuis)”组织,这个全天候的呼叫中心负责从受害者、旁观者、专业人士甚至施害者处接报家庭暴力和虐待儿童的案件。剩余的钱款将用于建立更多的庇护所,以收容逃离家庭暴力的妇女。

守护她们的“橙房子”

荷兰最有名的性别暴力零容忍政策就是公共设施“橙房子(Orange house)”。橙色是联合国秘书长为“联合起来结束针对妇女的暴力”运动指定的颜色。橙色是一种明亮而乐观的颜色,代表着一个没有暴力侵害女性的未来。而荷兰的橙房子是一个为家暴受害者提供收容所的机构。

与大部分庇护所一样,在荷兰,橙房子的地址并不是私密的,任何在家庭暴力中受到侵害的妇女都可以走出家门,在地图上找到橙房子并前往那里,比如阿姆斯特丹的橙房子就位于阿姆斯特丹老西区(Oud west)。开放的环境也可以是安全的,橙房子的工作人员最初发现很多受害者会回到他们的伴侣身边,所以他们意识到整个家庭都参与治疗是很重要的。在安全得到保证的情况下,橙房子会让施害者一起接受治疗。事实上,根据橙房子工作人员公开的信息,让所有家庭成员都参与对话可以带来更多突破,当亲密关系的双方在橙房子里互动时,他们的角色也会发生变化。

值得欣慰的是,据荷兰人权研究网络中心(NNHRR)汇报,新冠疫情期间,荷兰的各类妇女庇护所和支持援助服务仍在向(潜在)受害者提供在线咨询和电话咨询,紧急避难所也都一直保持着可用状态。政府也承认由专业人士提供的庇护所和援助服务是解决性别暴力的一项关键措施,而这一方面需要公共机构继续提供服务,另一方面也要谨防病毒的传播。因此,政府正在向各类数字化咨询服务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帮助女性在家就可以接受线上援助。

像这样的各类法律服务和公共支持是在伤害发生之后的补救性支持,而真正想要消除性别暴力前路漫漫,需要各国对家暴、性骚扰和虐待等常规议题进行持续关注并采取预防措施。作为普通人,也可以主动参与最近“消除性别暴力16日行动”的公共活动,特别是在社会面临极大考验的情况下,提升自我保护意识的同时,也不要忘记那些长期面临伤害风险的群体。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