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平常生活的自行车热潮,荷兰人骑自行车不只是说说而已

今年,由于各国相继出台了新冠疫情期间的抗疫措施,作为个人出行交通工具的自行车再一次成为了国际舞台上的明星,全世界正在关注着这项历史悠久,也是目前最环保、安全的户外运动方式。

譬如,继2019年北京市首条专门为自行车单独建设的专用道路开通后,近日北京政府与Royal HaskoningDHV (荷兰的独立国际工程公司)达成合作,希望在通州建设世界一流的自行车公路,用2.7公里的自行车公路将市政府与新社区连接起来,建设低碳交通空间。

IMG_2562019年 北京市首条专门为自行车单独建设的专用道路

同时,市场研究公司NPD集团发现,美国今年第一季度的自行车销售额增长了31%,其中三分之一的数据来自三月。在奔向自行车的潮流中,这个行业罕见地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

和其他国家近年来重燃对自行车的热情不同,自行车早早就成了荷兰人居家出行必备之物,荷兰在前两个月的新冠疫情封锁期间关闭了大部分商店,却把自行车商店作为必要的基本服务保留了下来,丝毫不愧对自行车王国的称号。

那么,这场跨地域、跨时代的自行车浪潮是如何重新掀起波澜的呢?而“自行车王国”荷兰又有什么独到经验值得全世界借鉴呢?

新冠病毒或重塑公共空间,荷兰已有什么妙招?

研究人员指出,这场全球性大流行病已经蔓延了半年甚至可能将一直持续数年,也许会从根本上改变城市的面貌。许多生活在郊区的人庆幸自家拥有一个足够宽敞的后院,不用在高层公寓住宅里和一大群人挤来挤去。《纽约时报》指出流行病加剧了人们对自己负担能力和生活方式的质疑,有人认为现在是搬到郊区去的好时机,那里房价和物价更低,而且——环境更加友好。

IMG_257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骑车 ©ANP

对生活在缺乏骑行友好规划的城市的居民来说,到郊区、乡下去也许是目前理想且唯一的选择。但已经在城乡共同实现友好骑行规划的荷兰,则能提供一些额外的指南——不用搬到乡下去,而是“把城市变成乡村一样的地方”。

荷兰名为Woonerf(英文意为living yards)的社区已经将道路设计成了汽车无法快速通行的样式,在这里,骑行者和开车的人行驶在同一条路上。近几个月,不少网友赞叹Woonerf是他们理想中的社区,希望疫情结束后它能成为其他新社区的榜样。

IMG_258Woonerf,图/Erauch CC BY-SA 3.0协议

除了汽车让位于骑行者与行人的社区之外,荷兰还为其他国家提供了针对道路规划的骑行友好建造典范。市政当局在设计道路时会根据该路的功能定位考虑不同的速度限制,不同的时速区适合于不同出行方式:如行人道路时速为10 km / h,普通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的车道时速为20 km / h,专供轻型机动车辆和汽车、卡车行驶的车道时速为30 km / h或50 km / h。

IMG_259自行车道,图/ Maurits90 CC0协议

诚然,在城市道路规划上各国各城有自己的决策和设计,不过由荷兰人来传授自己长年的经验却有望事半功倍。荷式开门法(Dutch Reach)就是荷兰人为了减少汽车门事故提出来的开门方式,驾驶员用远离车门的那只手去关门,可以让身体往后旋转,查看窗外通行状况,以防撞到骑行者。这听起来是个不起眼的小贴士,但实际上每年都有不少骑行者因为驾驶员开门的疏忽被撞伤或者卷进其他机动车下。

新冠大流行推动自行车变革?助力改变气候变化

四月,荷兰为政府与NGO服务的调查机构I&O Research的一项调查指出,有28%的荷兰人将新冠病毒危机视为以更可持续的方式重建荷兰社会的一次机遇。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在危机结束、经济复苏后,应优先考虑气候政策。

气候危机既是盘亘于社会发展中的一个难题,也是引导自行车变革的重要因素。不难发现,许多城市改造道路的直接导火索都是日益严重的城市污染与交通阻塞。社交限制令让当局和居民都直观地看见了更低的出行频率和更环保的出行方式如何改变地球环境。科技新闻门户网站Science X发现,道路交通的变化是今年碳排放量下降的最大原因(43%),加上电力部门和工业的变化,今年四月的日排放同比下降了86%。

IMG_260汽车尾气排放,图/ Ruben de Rijcke CC BY-SA 3.0协议

世界卫生组织在4月发表声明:在可行的情况下,请考虑骑自行车或步行。这可以使身体疏远,同时有助于满足日常体育活动的最低要求。此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公布的报告指出,步行和骑自行车的人的出行需求仍被忽视,通过更加重视行人和骑自行车者的需求,还可以帮助保护环境并支持扶贫工作。

联合国认为,在削减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中,满足步行和骑自行车的需求是交通解决方案中至关重要却被忽略的一环。步行与骑行能够在城市人口增长的前提下避免增加碳排放,改善空气质量和道路安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UNEP和国际汽联基金会联合发起的“共享道路计划”(Share the Road Programme)与世界各发展中国家政府合作,将行人和骑自行车者的需求列为优先事项。

在荷兰骑车不仅有专门的停车场,而且还有补贴拿

据荷兰在线消息,荷兰的乌特勒支市正在筹备建设一个预计于2024年建成的无车新社区Merwede,在省去汽车通行区域之后,就得以开辟一个专供儿童游玩的宽达20米的道路。在这个由17个街区组成的社区中,没有任何人需要动用一辆私家车来满足自己的出行需求,步行即可到达附近的超市、学校和医院。乌特勒支自1960年代以来就有占地宽广的行人专区,但这还是首个没有任何汽车通行的社区。

除了乌特勒支,荷兰阿姆斯特丹也推出了自己的“无车计划”,该计划希望到2025年拆除11200个停车位,将空间让渡给人行道、自行车道、自行车停放处和绿道。随着停车位的减少,停车准许证的发放数量也会降低。

IMG_261阿姆斯特丹的自行车 ©Amsterdam Toerisme & Congres Bureau (ATCB)

据荷兰在线了解,除了基础设施的变动,荷兰政府还推动了一项福利计划,允许通勤者用骑行出行从企业处获得报酬。骑自行车的人在通勤路上每骑行一公里,可向雇主索要0.22欧元。这意味着如果某个人一周五天都骑行10公里,一年可以从这项免税福利中赚取500美元。

同时,民间也有异彩纷呈的自行车提倡活动。例如Plain Bicycle Project正在将荷兰的旧自行车跨洋带到加拿大,他们的口号是“每天带一点自行车文化回家”(Bring home a piece of everyday bike culture),希望用荷兰完善的骑行经验和设备带动北美地区的自行车文化发展。

自行车热潮能持续下去吗?

骑自行车曾一度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但那光景并不长久。当时许多国家也像现在的美国一样经历过自行车商店供不应求到缺货的状态,在爱荷华州埃姆斯大学,“校园中最受欢迎的三门课依次是社会变革、骑行和性生活。”

不过,人们普遍认为70年代的自行车热没能带动人们出行方式的彻底变革,原因在于低劣的自行车质量和各方面对汽车的依赖,说到底就是技术发展周期还没到“自行车时代”。和上世纪不同的是,新冠病毒大流行提供了摆脱汽车依赖的机会,宅家的限制和对病毒的恐惧让人们免于长途通勤,这时候自行车重新“得宠”也不令人意外了。

IMG_262荷兰街头骑自行车的居民,图/荷兰在线

从改变生活空间到改变气候环境,自行车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如此巨大且意义深远,而荷兰又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首届欧洲“自行车市长峰会”今年二月在荷兰举行,峰会召集了18位领先的自行车运动倡导者,在荷兰分享他们的想法和经验。荷兰自行车运动倡导组织BYCS创建了这一活动,其目标是到2030年确保自行车在人们的出行方式中占到50%。未来自行车是否能再次成为道路上的主导交通工具,值得期待。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